溱州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溱州阁 > 鬼谷神谋 > 第七百一十三章真假齐王

第七百一十三章真假齐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第七百一十三章真假齐王

王禅一行人入住别院到也心情大好,这里还真是山清水秀,特别是整个院落的布局,既有北方庭院的宽阔大气,又依山势藏院于山中,并不突出,与整个青丘山融为一体。

而且由径通幽,引了一股山泉水自院后流入整个庭院,把整个院里形成山水相依,小桥流水的精巧布局,而院内也是亭台楼阁应有尽有。

整个别院的房屋都是青砖红瓦,显得异常奢华,而且藏在山中像是这山麓中的红花一样,让整个青丘山南麓显得充满生机。

此地既可观远处东海之辽阔,清晨日出之时,巨大的太阳会从东海之缘升起,而落日之时,又会在西边看到山边的一抹彩霞,而这一处山麓若在齐都来看,既有朝霞日出,又得落日余辉相映,到是阴阳相生之地。

只是王禅一进别院却又有些不舒适了,此时已是黄昏,虽然可以看到西边的落日,此时入生冬却还是感觉到一丝寒意,总觉得阴气森森,幸而有白虎拉车,一进别院仿佛又有所改变,借着白虎极阳之气整个庭院像是注入了真正的霞光。

王禅亲自安排好青裳,此时的青裳已换过一身男儿之衣,像一个与阿二一样的属下,并没有当年楚国公主的身份,这也是不想泄露她的身份,毕竟她的存在会徒添变数,此时的王禅还不想让青裳暴露身份。

所以青裳的卧房就在后院主卧边的偏房之中,却也与王禅的主卧院落相通,两人到随时可以沟通。

用过晚饭,王禅独自回到卧室想着休息一会,此时天色已暗,夜幕降临,月光开始遍潵大地,整个院落也显得更加神秘起来。

王禅才一走进自己的院落,就感觉到一股气息,也闻到了一股气味。

王禅冷冷一笑,却也不去卧室了,径直向卧房后院走去。

这里是主人卧室的后院,里面种着几棵老松树,倒也显得郁郁苍苍,十分古朴。

中间一口古井,看样子当是原来就有,方方正正,却也不知用途。

而院落之中也种着数株竹子,一排排的,此时只有竹节依旧青翠。

另一个角落里有一株寒梅,十分孤傲。

另一侧却是一小片野菊花,此时都已残花之态,而在后墙之上却有几盆兰草,整个后院到也梅兰竹菊皆有,足见前主人的品性。

而中间一株老松树下却是一张石桌,几个石椅,看起来也是白玉之材所筑,夏日坐会十分清凉,可此时入冬却也透着寒气,特别是在月光之下,石桌与月光相映,显得到让人不敢落坐。

而松树之下却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了,长发长须,皆已斑白。

王禅一看身影,就知道是谁,可却又不敢肯定是谁,毕竟这样的身影在这几日王禅一共见过三次,而这一股气味却也是独特的。

“齐王尊上,竟然如此雅兴,独自在此欣赏这月光之景。”

“哼,鬼谷先生好福气,这个院落可是我亲自设计,让齐国众多工匠打造而成,专门给芮姬在此修养生息的地方,不想你一来她竟然就送与了你,如此舍得到是显得比本王更大方一些。”

齐王缓缓转过身来,看着王禅脸上也是透着羡慕之情。

“齐国封地难道不都是王上的吗?

虽然芮姬娘娘送与在下,可于齐王而言,这始终还是齐王尊上的封地,难道有什么分别吗?”

王禅的意思十分明显,既然是自己的,可齐王却也来去自由,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齐王一听,知道王禅的意思,也是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不请自来,始终有失身份,所以却轻轻示意王禅,自己却也先坐了下去,也不畏惧寒冷,而王禅对齐王对面坐下。

“有区别,你可知这院落当年只是十数家散落的村民居住,当年我年轻之时来此游玩,有幸遇到了芮姬,那时的她还十三岁,却已出落得貌美无双,让本王一见倾心。

本王在这里与她度过了半月美妙的时光,也与她一起游历青丘山,探秘青丘山各处美景。

后来我纳芮姬为妃,这才把其它村民迁出,为她在此独造此院,在本王一众嫔妃之中,芮姬独享此尊宠,所以本王才会羡慕于你,能得芮姬如此大礼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那如此说来,在下接受芮姬如此厚礼,到让王上有些遗憾了,这是在下有失,在下有失呀!”

王禅听齐王如此感怀,却也摆出一副主人之态,话却也说得客气十分。

“先生过谦了,以先生的才智谋略,纵是把齐国半壁江山托与先生也不为之过,本王虽有感慨却也不会如此小气。

更何况有先生支持芮姬,想来就算本王驾鹤西去之后,齐国也将会平稳不恙。

我的几个公子,也不必自相残杀,于本王来说,这也是十全十美之事,难得先生接受此礼,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呢,又何来遗憾。

只是今日来此,到是想怀念一下旧情,多有叨扰先生,还望先生谅我不请自来。”

齐王现在到以客人自居,这一点也印证了王禅的猜想,那就是送此别院,当是又征得齐王的同意,而且芮姬想保荼公子上位,也是齐王的意思。

“齐王想来就来,到并不影响,况且这么大的亭院,而这庭院之外就是青丘山,此山是世间名山,得天地灵气,到是养身的好地方,齐王随时都可以来此,在下焉有不欢迎之理,只是现在冬日,寒气太重,这里也略显清凉。”

王禅慢慢悠悠的说着,却也在试探着齐王此来的真意。

“先生何故不问我此来的原由,难道先生真的不好奇,亦或是知道本王来此原由吗?”

齐王此时见王禅既不惊异,也不兴奋,反而十分淡然,所以心里也有些想不通,为何堂堂齐王会于此时出现在这个地方,而这里相距齐都也有百里之遥,可王禅却不问其原由。

“不知道,王上在此出现,当然有其理由,若是王上不想让人知道,我胡乱猜测也无任何意义,就当是远来的客人,正好可以一起聊聊。

再者齐王修为深不可测,在下也是十分佩服。

昨夜在客栈之中,在下也遇到了一个齐王,相貌无异,身材相当,而且语气也一样的,这到让在下觉得王上的神通,实在让人大开眼界。”

“什么,你昨夜竟然遇到一个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而且也自称齐王?”

王禅一听,能感觉到此时的齐王是真的有些惊异,却又透着一股诡异的表情,看起来他对此虽有惊异,心里却也有准备。

“不错,那人像一股阴气一样,其实并非什么阴气,而只是借风之势而已,而且妖法邪术也十分了得。”

王禅依然面不改色,把昨夜之事说出。

“你说的是盗婴妖人,他竟然真的在我齐国,而且一露面竟然冒充本王吗?”

齐王此时既震惊又有些愤怒。

“不错,就是如此,而且他身上也有你一样的气味,王上可知这是为何?”

齐王一楞,也是自己闻了闻身上,却是一脸疑惑。

“先生何出此言,本王虽然常与一些胭脂水粉混在一起,可本王也勤于清洗,而且日常生活也是十分好洁,不会邋遢,本王身上有什么气味,为何本王却闻不出来呢?”

齐王也是十分自负,王禅当然也能从齐王的衣着可以看出,齐王仪表不凡,而且气度非凡,却喜好色欲食欲,所以十分自洁,就连头发胡须也是十分整齐,并无紊乱之态,这一点相对而言比王禅要好得不知多少倍。

“此味非是普通身体污垢之味,更非是女人的粉脂之味,而是一种特殊的气味,此味十分特殊,阴气十足。

所以若是不经太阳久晒,所经过之地,都会有此气味,而此气味就是我在郑国盗婴现场所闻到的气味,而那时盗婴案已经发生了四天,可此气味却依然很强烈,甚至有些让人作呕。”

齐王一听,脸色大变,也是有些怒意。

“荒唐,无稽之谈,你的意思是说本王身上有此味道,而正好与盗婴妖人身上的味道一样,怪不得昨日朝堂之上你会如此肯定说知道谁是妖人,依先生的意思就是在怀疑本王吗?

本王暂不论你有何凭证,可本王却也想知道你所说的味道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味儿,这世间味儿极多,先生难道不可以说得更清楚一些吗?

却极尽挖苦之意,难道你与本王坐在一起,会让先生感觉到作呕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