溱州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溱州阁 >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> 第240章落荒而逃(第3更,4000+)

第240章落荒而逃(第3更,4000+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中午,陆爸爸在江城最大最著名的饭店请楚云姐弟吃了一顿大餐。

还给了楚云五百块钱的见面礼,让她自己添置些结婚用品,也各给了楚帆兄妹五十块钱的见面礼。

楚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回了肚子里,陆爸爸这么大手笔,说明他接受了她。

吃过饭,陆明昊陪着父母回招待所,陆明轩送楚云姐弟回家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楚云才有机会问他,他父子俩背着她都谈了些什么。

陆明轩如实相告。

楚云大松了口气:“我以为你爸爸不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,所以和你单独谈话是想说服你,没想到叔叔蛮民主的。”

陆明轩微微一笑:“我爸不民主又怎样,我又不会听他的。”

楚云坐在自行车后面搂住他的腰道:“我以为阿姨会给我们阻力,她也没有,还对我很好。”

“你是占了养父的便宜,如果不是因为对养父有愧,阿姨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,想方设法也要把她侄女塞给我。”

楚云问:“这次叔叔阿姨请我们吃饭,怎么没请邱大叔?”

在席间她就有这个疑问,邱大叔是陆明轩的养父,于情于理,陆爸爸来到江城请吃饭,没道理不请邱大叔。

再说他是高干,即便做表面功夫,也应该请邱大叔,以免落人把柄,他却没请。

陆明轩冷笑:“我奶奶是被我阿姨间接害死的,你觉得邱大叔会来吃这顿饭?”

楚云换了话题道:“我会听叔叔的话,等过完年就把头发给剪了,再把呢子衣服和春秋裙、皮鞋全都处理掉。”

既然陆爸爸说要朴素,这些衣服和鞋子她就不准备拿到黑市上卖掉,免得给别人引祸,扔空间里让人当垃圾拿走,她出几十块钱的垃圾处理费。

一回到家里,楚云就把自己的好衣服和皮鞋全都从大衣柜里拿出来打包。

楚帆和楚月是合骑一辆自行车跟在后面回来的,楚云和陆明轩的谈话他们并不知晓。

但是看见姐姐把好衣服和皮鞋全都整理出来打包,隐约觉得不对劲。

楚帆压低声音问:“姐,你这是干嘛?”

楚云一点不爱惜的把那些好衣服和皮鞋往蛇皮袋子里塞:“问那么多干嘛,以后谁都不许穿太好,要艰苦朴素。

也别跟任何人炫耀咱们家吃的好,谁问起来,就说我们家吃的是大米加青菜,很少吃鱼和肉的。”

兄妹两个全都严肃的点头。

明天陆爸爸父亲两个就要返回京城,晚上楚云特意在淘多多里逛了很久,买了两瓶昂贵的治风湿的特效药,又买了顶级西洋参。

中午吃饭时,陆爸爸的风湿病发作了,胳膊疼的连夹菜都很困难。

所以楚云才要给他买治风湿的特效药,减轻他的痛苦。

至于西洋参,老人每天含一片,对身体大有好处。

第二天,送陆爸爸和陆阿姨回京时,楚云当着众人的面把风湿药和西洋参交给了陆爸爸和陆阿姨。

送走陆爸爸夫妻俩的当天,楚云就剪了头发。

本来打算年后剪的,可想想还是提前剪了,免得夜长梦多。

又在空间里买了不少蓝色的棉布,送到国营裁缝店给她姐弟几个做罩衣,准备全都走朴素路线。

初七正式上班,因为在国营裁缝店订做的衣服还没做好,楚云把最开始请葛大妈做的列宁服穿在棉袄外面。

……过段时间可能连列宁服都不能穿了。

楚云一到科室,陈玫就尖叫起来,几步走到她的跟前:“你把头发剪了?”

楚云摸了摸头发:“嗯,好看吗?”

陈玫点点头:“好看,你长得漂亮,长发短发都好看。”

楚云腼腆道:“你乱夸。”

“我没有!”陈玫争辩道,露出可惜的表情,“那么长两条大辫子怎么就舍得剪了?换我非得哭死!”

不剪没办法呢,楚云当时也难过得半死。

可这些话她没办法对陈玫说,只好笑了笑。

陈玫盯着她的衣服不解的问:“大过年的,你就穿成这样?”

“嗯呐,朴素点好。”楚云冲她眨了眨眼。

陈玫这才觉得异样,把她拉出科室,在角落里问:“要全民朴素了吗?”

“是啊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楚云轻描淡写,“要不了几年就又能穿红着绿了,到那时再打扮也不晚。”

那时她也就三十不到,陈玫虽然比她大五岁,也只有三十五,还在青春的尾巴上,还可以臭美几年。

其实女人一辈子都可以臭美的,这个看心态。

陈玫有些受打击,垂头丧气道:“那我再臭美几个月也不打扮了。”

她看着楚云一头短发问:“头发也要剪短吗?”

“要的。”楚云点点头,“男女都一样嘛,留长发每天梳头都得花一刻钟,把这个时间用来工作它不香吗?”

陈玫被她逗笑了:“那就听你的。”

两个人一起回科室,迎面就碰上了穿着一件红色呢子外套的前院花李玉丽。

李玉丽见楚云今天穿的不如她,立刻屁股翘到天上去了,笑着和陈玫打了招呼,却在擦肩而过时故意撞了楚云一下。

陈玫回头冲着李玉丽的背影翻了个白眼,嘀咕道:“有病吧,看见人还撞!”

楚云知道李玉丽在耀武扬威什么,不就是年前没有帮她买衣服吗,她自己找到渠道买到了,当然要在她面前显摆咯。

一点小事,没什么好计较的。

她拉了拉陈玫:“走吧。”

两个人进了科室,坐下没几分钟就到了上班时间。

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,楚云还是只有给患者开药的命,一个真正看病的人都没有。

她开始怀念加班的日子,好歹有真正的病人给她看。

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,两女人直奔她而来。

其中一个紧紧握住她的手,感激涕零道:“小大夫,实在太谢谢你了,我儿子彻底好了,没事了,昨天就想来感谢你,结果你不在。”

楚云认出那个女人,就是那天发烧晕厥宝宝的妈妈。

她身后站的那个抱着孩子,手上还挽着个篮子的老年妇女是宝宝的奶奶。

奶奶对楚云笑得特别真诚,丝毫没有那晚陪着孙子来看急诊时的盛气凌人。

楚云谦虚的笑着道:“不用谢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
宝宝妈从婆婆手里接过篮子放在楚云的办公桌上,赧然道:“家里条件不好,就只这些鸡蛋,你别嫌弃啊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